https://www.baidu.com/s?ie=utf-8&f=8&rsv_bp=1&tn=90625304_hao_pg&wd=%E5%A4%B4%E6%9D%A1%E7%BD%91&oq=%25E5%25A4%25B4%25E6%259D%25A1%25E7%25BD%2591&rsv_pq=d52789ac001857cf&rsv_t=6144F3mF%2FBE43TD4LjVmxhTL9O%2BDJzyEbXiJb%2BTG0p2JG336BExm5DGht8z316uuEVDWk9Kl&rqlang=cn&rsv_enter=0
bg

搞笑段子

阿凡提长时间心情不好,说话少了。一夭,有人问他:阿凡提,你近来为什么说得少了,听得多了?我有两只耳朵,却只有一张嘴,听的当然要比说的多一倍喽。阿凡提回答说。
作者号

融媒体研究院

柏梦月

圣宏援手

祝胜法援

张哎

鸿鼎在线

四四说

健康硬道理

汇选

律楚咨询

法援小饶

若即若离

三叶草

星尧法援

童言

佳佳真好看

财汇资讯

聂佳

霸王别姬李先生

矢志不移

溜溜不熬夜

小饶法援

天通法律

零点物语

现货金油

开启左侧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复制链接] 作者号其它主题   [推荐给好友]
11.4K 0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7月16日中午,一条被等待了很久的消息终于传来——电影局发布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全国影院将从7月20日开始,有序恢复营业。这意味着停工178天的内地影院,即将重新开门迎客。

  与想象中的兴奋相比,许多从业者对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平静,外加半信半疑。比如刘建峰。他所在的影院在一个常驻人口80万的县级市,60个厅、720个座位。得知消息时,他正在出租屋里睡觉。微信上,老板发了张电影局的通知截图,平静地告诉他可以复工了。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摆在刘建峰面前的是一摊亟待收拾的混乱场面。影院要开业了,要把几个回老家的人叫回来,要请广告公司做防疫宣传标语,要在地上贴好间隔线,在各个位置贴上购票二维码,要购买消毒物资,还要重新盘点货品,把过期的扔了,催经销商赶紧上新货。

  “总之一个字,乱。”刘建峰告诉,照现在的进度,20日肯定开不了业。这两天又赶上周末,相关部门也不上班,各种资料都无法送审,25日能开业不错了。

  7月17日17点40分,成都和平电影院售出影院复工后全国第一张电影票——。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该影城放出20日的165张票,当晚全部售完。尽管影城当天全部收入仅为16.5元——网络售票每张3.1元,其中3元为售票平台收取的服务费,影院实收0.1元——但影院负责人还是为“观众没有抛弃我们”感到高兴。

  这场未曾事先张扬的自发行动是人们这些天情绪的写照。无论是电影行业从业者,还是更多的喜欢电影的观众,大家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一

  从6月起,刘建峰就很少出现在影院了。

  疫情刚开始时,他还时常独守商场五楼的影院前台,告知偶然经过的人们影院暂停营业。6月,气温上升,也没人在影院附近逗留了。他每周去一次影院,到各个影厅将放映机打开空转一下。刚开始还能放片子,后来片子密钥也没了,就只能放广告,按下暂停键,晾一下午,避免设备因长时间闲置而损坏。其余时间,刘建峰在家睡觉,用扑克牌叠纸盒、看短视频网站上的讨好型人格分析视频自我反省。

  楼下商铺的人偶尔跑上来问他,影院何时开业。他总是回答:“快了快了。”他真是这么想的。4月他就预测过,影院大概会在7月恢复营业。理由很简单,“国家不能让影院的暑期档断了嘛”。他所在的影院,春节档占全年票房50%,暑期档占30%。这么大的份额要是没了,“那就真没几家影院扛得住了”。

  后来疫情来来回回,影院什么时候恢复营业这事,刘建峰自己也不太确定了。“快了”成为不知如何应答时保全面子的敷衍。复工日子一拖再拖,期待早就拖没了。影院不再进行日常维护,每个月20日前,他把七八个员工叫回来搞搞卫生。搞卫生是次要的,主要是确认这些人还没辞职,给大伙儿发点生活补贴。其他的,也就不再操心了。

  复工的消息突如其来, 从接到通知到恢复营业只有不到两个工作日,多数影院来不及准备。联系了十几家已开票的影院,不少都表示忽然被通知开业,特别忙,没时间接受采访。

  同样措手不及的,还有一首网络上热传的名为的歌曲——它表达了普通人对去影院看电影的期待,也将因疫情延期的电影片名都写进歌里。因为来得突然,制作方来不及邀请专业歌手演唱,干脆把demo版发了出来。

  您目前设备暂不支持播放

  MV

  豆瓣“探访曾经常去的电影院”话题下,网友“某S”发布了自己制作的视频。视频拖拖拉拉做了一个多星期,她常想,“会不会在这过程中电影院就开门了,我就不用做了”。7月15日,视频发上网,第二天复工消息传来,她觉得自己像只报喜鸟。

  二

  电影也经历了这样的“突如其来”。

  7月13日,大象点映创始人吴飞跃发出公开信,表示为解决复业后无新片上映、影院将面临更大经营压力的问题,决定“用自己最为珍视的作品——,力挺影院复业,为中国电影业的复苏贡献一份力量。”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电影讲述了新疆男孩艾萨和好友的童年故事,以及他对母亲感人至深的子爱之情

  公开信发出后,很快,上海联和电影院线、太平洋影城、星轶影城、四川峨影影业等知名院线和影管联系了出品方。三天后,复工消息不期而至。作为发行方的大象点映“狂捶键盘喜欲狂”,加班加点进行母盘制作、硬盘复制、秘钥制作,准备发行通知,联系最快的快递,将电影拷贝在7月20日前寄给各大影院。

  去年3月30日,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上,水泥看过。映后交流活动上,他问主创是否会在内地公映。制片人告诉他,顺利的话会在暑假看到。他挺喜欢这部电影,特意找导演王丽娜要了签名。

  如今发现它成了影院复工后的首部定档新片,水泥情绪复杂。一方面,他知道这不是一个“纯牺牲”的决定,这类文艺片注定在正常运作的院线市场中拿不到多少排片。但在眼下尚不明朗的境况中,此举是“赤诚的”,“对这个行业有真诚的愿望”。

  水泥今年26岁,在广东顺德生活,自称不及格影迷。票根显示,他日常看电影的场所,顺德与香港各占一半。在顺德,他常去的电影院在一栋独立建筑物的三层,人们观影的社交属性更浓烈,观影时交谈是常有的事,为此,他没少在观影中途愤而离场。

  疫情到来前,每个月至少一次,他从顺德出发,坐三小时大巴去香港。在油尖旺下车,那里有一家百老汇影城,他是会员。抵达通常在上午,油尖旺尚未苏醒,通往影院的900多米路,他最常遇到的是中年搬运工和长者,以及密集分布的24小时便利店。他会在百老汇看一整天电影,最多时一天五场,再搭19点30分最后一班大巴回顺德。

  上一次看电影,他搭清晨的大巴车去了广州。那是1月18日,周六,电影,顺德的影院没有排片,离他最近的有排片的影院在广州,仅有一家影院上映一场,上午10点开始。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之后,有接近200天,他再也没有进入影院。

  这是所有热爱电影的人,都感到无所适从的一段日子。7月初,北京影迷某S去望京吃冷面,顺道去常去的影院看了一眼,伸手在前台一摸,一层厚厚的灰。

  后来她带上这些年攒下来的票根,去对应的电影院,拍下一支视频做纪念。她去了中国电影资料馆,影院大门紧闭,只有植被探出围墙;她去美嘉欢乐影城中关村店,发现影城招牌已被拆毁;多数影院保留着贺岁档的宣传物料,热闹的红色蒙了灰,她觉得时间凝固了,在喜气洋洋的氛围里停滞不前,“心里挺复杂、心酸的”。

  在MOMA百老汇影城,某S看到大厅的墙上写着“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后来她才知道,那是一部同名电影的宣传物料。但在当时,她觉得这句话真“衰”,“像被说中了一样,电影院关闭没有尽头。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我在哪里,它在哪里等我。”

  三

  刘总经常怀念2002年的冬天。那年冬天,电影上映,影院人山人海,他们几个工作人员在影院忙了半个月没出门。那是她入行的第一年,很快,非典就来了。2019年,她从那家影院辞职,开始经营位于北京顺义区的那家影院,第二年,新冠疫情来袭,她感慨“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头两个月,刘总觉得,在家躺着就是为疫情做贡献。但躺的时间越长,负担就越来越重,她既焦急又麻木。三四月份,她一度以为影院要复工了,到了6月她又猜测,那么多地方病例清零,总该开业了。

  在二线城市的电影院工作的吴妍珠发现,3月复工传言流出时,有影院申请了影盘,后来被叫停,只好又把盘寄了回去。她所在的影院没有参与那一拨申请。一度,她正常上班,与同事轮流值班,将各个影厅两边的大门打开通风。影厅漆黑一片,她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只敢打开进场门,站在通道往里看,像电影中的场景。

  刚开始,她还编辑、发布影院的公众号文章。可5月开始,公司停发工资。她问总经理:“公众号还要发吗?”得到的回复是,“谁让你发,你就让谁给你发工资。”

  一切陷入静止。直到7月16日消息传出,影迷群里像“鱼塘炸了”一样,重新恢复生机。也有人泼冷水,语重心长地奉劝众人切莫高兴得太早,多数影院不会在此时开门,因为缺少热门影片的拉动,开业就意味着亏本。但也有常来观影的观众力挺:“只要开门,不管放什么,我一定会去看。”

  刘建峰感动于观众的热情,他说影迷们对复工的兴奋,甚至比他们这些行业内的人都高——那天消息传来,他的反应是“哦”,观众们的反应是“哇”。

  无所事事的这178天,他始终没有想过辞职。热爱之外,也因为老板还坚持着,“除非老板都扛不住了,那就没办法了”。况且,疫情之下,工作太难找了。这里地方小,但有人情味,影院的房租欠着,每个月7万多块钱,物业只催过一次,他说没钱,对方就再没催过。

  那天复工的消息传来,有人恭喜刘建峰,说得去买个鞭炮放一放。他笑笑,鞭炮就算了。但他想好了,要四处宣传,公众号发一发,各种群里发一发,员工们发一发,他的朋友圈也要发——7月初,因为复工遥遥无期,他干起了微商,卖水果,满朋友圈都是水果。

  他还打算到各大单位走动走动,跑跑业务。据说工会给每个人分了200元看电影的钱。很多单位不知道有这笔费用,他得拿着文件四处游说去。

  货品也得卖。虽然里说观影期间必须全程佩戴口罩、原则上不允许在观影过程中饮食,可“不卖零食真的没有开影院的必要了”。小地方想靠便宜的电影票获得营收太难了。他打算买爆米花送电影票,充值送电影票,赶紧把库存清出去,把现金流搞起来。

  要度过眼下的困境还很难,“还得要新片,要好片子来救市,没个好片子还是没用。”7月20日复工首日,全国影院共排片6259场。第一批上映的电影大多为复映影片,如等。此外,发布当日有多部影片确定定档——和动画电影定档7月31日上映;两部爱情片,定档8月25日七夕情人节上映。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影院仓惶复工第一日:谢谢观众没有抛弃我们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猫眼专业版显示,复工第一天,全国院线排片上座率最高的影片是,为10.4%;场均人次最高的是,15人。为了对小地方的影院表示支持,水泥决定,影院复工后,他的首场电影要在顺德看。最好再看一次,“我需要让影院们知道,这种片子确实是会有人来买票的。在这个时候,需要让他们知道这一点。”

  刘建峰、吴妍珠、水泥、某S为化名

访客列表

  • 作者号
    2020-07-21
+1
11449°C
沙发哦 ^ ^ 马上

帖子地址: 





上一篇:我们和50个电影人聊复工:狂欢过后,忧大于喜
下一篇:疫情后的第一部电影,姜文:它近乎完美!
目标始终如一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作者号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客服中心

155-7222-225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头条网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