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aidu.com/s?ie=utf-8&f=8&rsv_bp=1&tn=90625304_hao_pg&wd=%E5%A4%B4%E6%9D%A1%E7%BD%91&oq=%25E5%25A4%25B4%25E6%259D%25A1%25E7%25BD%2591&rsv_pq=d52789ac001857cf&rsv_t=6144F3mF%2FBE43TD4LjVmxhTL9O%2BDJzyEbXiJb%2BTG0p2JG336BExm5DGht8z316uuEVDWk9Kl&rqlang=cn&rsv_enter=0
bg

搞笑段子

高中那时,晚上到了十二点宿舍已经静悄悄了,隔壁宿舍有一同学不知道去干嘛了,回来比较晚,门已经反锁了,他敲了门,里面传出声音:暗号,暗号。那同学立刻说:公猪公猪,我是母猪。整个宿舍爆笑
发新帖
作者号

金融牌照

熵减王

司文逸

李法援

驰风法援

楚墨法务

法维先锋

撒喵的小猫猫

立木陈晨

仁合法律咨询

大众法援杨

小作者

刘专员

李小陈

沐梓澄

万亿维权

柒月

抹茶小茜

曹向阳

挚诚法援王晴

空心少年

黄泉路上不回头

区块链头条

程靖鹏

阮雨曼

开启左侧

临沂农村发生的一桩车祸案:到底谁是受害者?

[复制链接] 作者号其它主题   [推荐给好友]
10K 0
“爹啊,我冤,我冤死了!”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汪沟镇桃花店子村年已75岁的的王某,做梦也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成了50岁的儿子王某友的临终遗言。王某友始终认为,是对方撞在了自己的三轮车上,自己却被判刑入狱还要再承担赔偿责任,刚出监狱又被对方逼着拿钱,心里十分憋屈,越想越觉得自己太冤了。2020年5月27日,王某友突发心脏病医治无效,带着满腔的怨恨离开人世,造成家破人亡的悲剧。而另一方,却借车祸的“有利时机”大发其财。

这件发生在村内很平常的车祸,为何一家欢喜一家愁?
(一)


2019年10月6日,适逢汪沟集日,下午两点左右,赶完集的王某友驾驶三轮电动车载着妻子和儿子回家。在东汪沟村内主要道路由南向北缓慢行驶,在经过第二排房屋时,一辆两轮电动车突然从东西方向的小巷里冲出来,横着撞在王某友三轮电动车的前轮上。

驾驶两轮电动车的是该镇长夫村年仅15岁的冯某玥,车上载着她东汪沟村69岁的外婆闵某香,电动车失去平衡倒地后致使闵某香腿部受伤。

临沂农村发生的一桩车祸案:到底谁是受害者?

临沂农村发生的一桩车祸案:到底谁是受害者?


事发现场


见此情景,王某友提出去医院看看,闵某香说不用看,找人捏捏就好了。王某友说,不行,你年纪大了,我不放心,我带你去方城医院看看吧。结果一看前轮胎瘪了,没办法,就让冯某玥给家里人打电话。距离事发现场仅一路之隔的闵某香的丈夫朱某友及其两个女儿(小女儿朱某即冯某玥的妈妈,汪沟镇政府聘用工作人员),闻讯从东汪沟村家中赶到,不问青红皂白当即对王某友破口大骂,朱某友则对其大打出手。王某友已出嫁的大女儿王某霞得知父亲被打的消息赶到现场,也遭到该对方的谩骂。交警赶到现场后,将王某友带走去医院查血。回来后,双方车辆和人都不见了。

之后,王某友多方打听闵某香的住院信息,想着前去看望,但几天过去了,竟毫无音信。得到的一个信息是闵某香所在村的村民传来的:你们惹着这家子人可就倒霉了,儿女都在外面上班,有钱有权惹不起!

几经周折,王某友终于打听到闵某香住进了临沂市人民医院的高级病房。便赶紧买了礼品到医院看望。结果被闵某香的女儿拒之门外,称我妈有高血压,看见你们就生气,你们都别见了,东西(礼品)也不要,你不拿走就扔垃圾桶里。跟我们没的说,我们也不跟你们说,你们也没有权利跟我们说!


过了几天,王某友等人再次去医院看望闵某香,仍被其女儿拒之门外。从门口看到病房里到处是人,鲜花、果篮及各种礼物到处都是。当时闵某香已经做了手术,据医院的护士讲,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后来听她们家的一个亲戚讲,因为闵某香的儿子朱某军在中建八局当大官,来看他妈的人很多,一天就收了八、九万块钱,都是外地来的。医院让出院回家静养,闵某香不同意,要在医院里住。




临沂农村发生的一桩车祸案:到底谁是受害者?

临沂农村发生的一桩车祸案:到底谁是受害者?


朱家出租给幼儿园的楼房


据当地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介绍,闵某香那位在“中建八局当大官”的儿子,名叫朱广军。原任中建八局西北分公司总经理助理,现已调往郑州工作。在当地,朱家有权有钱,有人有势。

当时,见到王某友等人时,朱广军置对方的歉意于不顾,开口训斥道,不用说了!我不想听你们说!我妈受的罪你能替吗?替不了,你现在去马路上让别人把你的腿撞断去!不用说了,我不想听你们说!

(二)


据东汪沟村知情的村民讲,在闵某香“住院”回家后,前来看望慰问的人来往不断,朱家门庭若市,周围都成了她家的停车场,看望她的人送去的鲜花成了灾,都被她家人丢弃在门口的垃圾桶里。在村子里,闵某香到处宣扬自家的“荣耀”:我从医院回来光我们村里就收了11万多的礼钱!



由于王某友平时喜欢饮酒,血液酒精含量达到醉驾标准,三轮电动车经鉴定属于机动车,也没有办理机动车驾驶证,被认定无证醉驾机动车辆负事故主要责任,冯某玥未满16岁驾驶电动自行车违法载人负次要责任。王某友因醉驾被判拘役6个月。

2020年4月24日,王某友从临沂看守所刑满释放,因赶上新冠肺炎疫情,在汪沟镇卫生院做了各项检查后未见身体异样,在众和医院被隔离了16天。5月10日,刚回到了家的王某友,就收到了专人送达的兰山区人民法院4月23日签发的5月12日开庭的传票。5月11日,王某友就和年迈的父母买了礼物去看望闵某香。闵某香劈头就问:你带钱了吗?王某友回答没带钱。闵某香说,没带钱你来干什么?我女儿班都不上了,在家等着数钱呢!没带钱就赶紧走吧!王某友问你要多少钱?闵某香说9万,少一分也不行!

5月12日,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科技法庭开庭,经调解双方达成协议,由王某友赔付闵某香各项费用共计68000元。

王某友上有70多岁的父母,下有6岁的儿子,女儿尚未成年还在上学,自己脚底粉碎性骨折不能干重活,家庭经济拮据。要短期内凑足近7万块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然而,闵家人并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闵某香的娘家侄子闵某,几乎天天打电话给王某友或其女儿王某霞催着要钱,并在电话里辱骂、恐吓。被逼无奈,王某友东凑西借,终于凑够了68000元钱,于5月23日把钱赔付给闵某香。

5月27日下午,倍感窝囊、丢人的王某友突发心脏病去世。之后的几天之内,王某友的妻子、父亲也先后突发疾病住进了医院。对这个不幸的家庭来说,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一个未成年人驾驶电动自行车违法载人,一个无证酒后驾驶电动三轮车(机动车),不管你电动三轮车的驾驶人有无驾驶证,不管你知不知道电动三轮车属于机动车,不管你酒量多大,不管你开车时多么清醒明白,不管是谁撞的谁,法律是无情的!

两辆电动车相撞,到底谁是受害者?

访客列表

  • 头条
    2020-06-30
  • 人海信息网
    2020-06-27
+1
9953°C
沙发哦 ^ ^ 马上

帖子地址: 





上一篇:7.28世界肝炎日肝病公益救助工程正式启动
下一篇:达川区公安局依法维权 七本非法房产证现原形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作者号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客服中心

155-7222-225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展开
头条网X

〖头条网·意见反馈〗

尊敬的用户您好!我们非常感谢您的支持,真诚的希望得到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以便我们更好地完善我们的服务...

点击反馈意见
每个个体都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哪怕你再渺小。 立即登录 申请入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