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aidu.com/s?ie=utf-8&f=8&rsv_bp=1&tn=90625304_hao_pg&wd=%E5%A4%B4%E6%9D%A1%E7%BD%91&oq=%25E5%25A4%25B4%25E6%259D%25A1%25E7%25BD%2591&rsv_pq=d52789ac001857cf&rsv_t=6144F3mF%2FBE43TD4LjVmxhTL9O%2BDJzyEbXiJb%2BTG0p2JG336BExm5DGht8z316uuEVDWk9Kl&rqlang=cn&rsv_enter=0
bg

搞笑段子

儿子:爸爸,今天表演课,老师夸我了。爸爸:夸你什么了?儿子:夸我天生是当演员的料,不用化妆,直接就能演出了,而且还比其他演员演得好。爸爸:真的吗?他让你演什么了?儿子:让我演一个浑身脏兮兮鼻涕淌到嘴里的小乞丐。
作者号

融媒体研究院

柏梦月

圣宏援手

祝胜法援

张哎

鸿鼎在线

四四说

健康硬道理

汇选

律楚咨询

法援小饶

若即若离

三叶草

星尧法援

童言

佳佳真好看

财汇资讯

聂佳

霸王别姬李先生

矢志不移

溜溜不熬夜

小饶法援

天通法律

零点物语

现货金油

开启左侧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复制链接] 作者号其它主题   [推荐给好友]
8K 0
  6月16日晚,北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级别被调整为了二级,这不仅仅导致北京地区的文化娱乐场所被要求关闭,同时也意味着全国其他地区的影院复工工作,又要被进一步延后——而伴随着下个季度缴纳房租的日子临近,持续零收入日子也使得许多影院确实难以为继了。

  “我不强求立刻复工,但一方面希望能得到一些针对性帮助,另一方面能对复工标准进行披露,方便大家做长期规划。”某影院管理者表示,“影院目前的生存状况,可能比你们了解到的还要艰难。”

  为了解影院生存的真实情况,Sir电影与毒眸共同搭建的院线行业交流群,于近日对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近400位影院从业者展开了调查(以下简称“调查”)。

  结果显示,有超半数受访影院存在裁员,近八成影院已经选择了大幅降薪,超七成影院当下没有缓解资金压力的渠道,九成影院近几个月里零收入。然而有从业者却告诉毒眸,实际情况或许比“调查”所反映的结果还要糟糕。

  在非从业者眼里,电影院动辄就和数十亿、数百亿的票房联系在一起,是不折不扣的暴利行业,“亏一点钱就怨天尤人”实在难以理解。

  但唯有真正身处一线的业内人士才明白,不够成熟的商业模式、早先行业不规范留下的顽疾,都令影院行业如履薄冰,即使是常态意义下也压力颇大,面对长期停工大家更多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上周,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坠楼身亡,在影视行业里激起千层浪。尽管没有消息证实其去世与影院的经营压力有关,但很多人还是将其视作一个讯号——影院行业已经到了危急存亡之秋。而在这股风暴下,还有数十万迷茫的影院人,但他们的声音却很难被听到并为外界所理解。

  “分批次复工不行吗?我们这边已经很久没有新增病例了。”在此之前,不止一位影院从业者向毒眸发出过类似感慨。但如前文所言,也有从业者表示,能理解有关部门在疫情防护方面的考量,可希望就“具体复工条件”作出一定说明,让大家心里有个数,“是再坚持坚持,还是及早放弃”。

  过去几个月里,毒眸曾走访过一些城市的商业中心,在疫情已经稳定的地区,许多餐厅外甚至已经有不少人在排号。唯有位于商场核心地带的影院,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大门紧闭、灯光黯淡,像是一个“黑洞”,和周围的热闹宛若身处不同的时空。

  每当我们与从业者聊及这些,总有人会感慨:“很多时候,我觉得做影院的就好像身处孤岛当中。”

  半数影院裁员,八成涉及降薪

  “坚持不住了,得裁员了。”

  今年4月,当影院第一次全面复工被叫停后不久,毒眸曾就裁员问题采访过多家影院,有不少负责人都表示暂时还没有裁员的打算,希望咬牙坚持坚持、不想因此伤了同僚们的心。可就在两个月后的今天,当再聊到这一话题时,很多人都只能无奈地叹息,并在现实面前选择了妥协。

  “北京一家规模较大的影院可能会有15-20名正职员工,以及10-20名兼职员工。疫情前,这部分的人工成本大概是每月20-25万。”某影城管理人员告诉毒眸,北京一些净票房收入在千万以上的大影城,之前每年光是人工成本就得200-300万,一旦停工经营压力可见一斑。

  而只要简单换算一下就能明白,这些影院从业者普遍不算高薪人群——《2020年薪资水平报告》显示,北京企业平均支付薪资超过了12000/月。可即使是这样的收入水平,在行业里也并非大多数。东北的一名影院负责人则告诉毒眸,下沉市场的中小影院影院从业者,月收入要更低,很多正职员工此前的单月收入也多在3000元以下。

  但在失去了收入来源的日子里,即使是这不算多的人工支出,对于很多账上资金并不宽裕的影城来说,也会成为迈不过去的一道坎。

  压力之下,裁员成了不少影院的第一选择。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调查”显示,受访影院中有54.2%在过去5个月里采取过裁员措施,在这之中又有63%的影院裁员规模超过50%。据悉,不少影院已经裁撤掉了所有一线运营人员,仅留下2、3名管理者,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大影投旗下的影院。

  “2、3月份时,就有不少员工主动提辞职了,选择留下来的员工,很多都是有情怀或者比较热爱电影事业的,如今辞退他们,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个比较难的决定。”另有13%的受访者表示,如果影院再不开门,可能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进行裁员。

  受疫情、停工影响,整个文娱行业就业压力陡增,被裁撤掉的员工想再就业,压力可想而知。一方面,想在影院行业内再就业几无可能,而专业门槛又给其跨界择业增添了不少难度;另一方面,很多被裁员工都是中龄工作者,在就业存在一定年龄歧视的文娱行业里,重新择业也会相对被动。

  可即使幸运地避开了被裁员,降薪也依然是一个绕不开的难题。

  “调查”指出,有78%的影院在过去5个月里采取过降薪,其中又有68%的影院降薪规模达到50%以上(包括30%的影院降薪规模超80%),不少影院实际上只发千元左右的基本工资。

  “能发基本工资的已经不错了,实际情况是很多影院连基本工资也发不下来。”有多位影院从业者透露,不少影院其实只发了一个月左右的基本工资,大批员工从4月开始就停职留薪了。但如上文所言,影院从业者想在此时转行并不容易,所以即便没有收入许多影院人也不敢贸然辞职。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秦峰(化名)是某地区的影院技术负责人,妻子也在当地一家影城从事人事工作,因此自2月以来,全家就没有获得过稳定的收入。“现在每个月光是房贷就3000多,压力不是一般得大。很多离职的前同事都在找工作,可是我们这行跨界找工作并不那么容易。毕竟在这一行做那么多年了,离开影城才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都得重头学起。”

  “无论处于什么位置,现在焦虑是常态。房贷、养家糊口的重任,都是落在我们头上的一座山。”一位影院负责人向毒眸坦言,自己目前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住自己一个人日常的开销。“影院从业人员也是普通劳动者,这些从业人员的生计问题应该得到关注和解决。”

  影院为什么不发展副业?

  疫情初期,“影院自救”是整个行业里最热的话题。从线上卖货去库存,到线下发展餐饮,大家都在积极探讨该如何开展副业。如今几个月时间过去了,业内确实有一些影院成功开辟出了新业务,但是更多的从业者却也很清楚,靠副业自救并不适用于绝大多数影院。

  参与“调查”的从业者里,仅有16%的人所在影院于过去5个月时间里发展了副业,另有51%的从业者表示虽然曾考虑过,但最终并没有选择行动。

  既然已经走投无路,影院为何不采取更积极的自救策略?

  不是不想,而是实在没有合适的自救方式。许多受访者向毒眸表示,之所以在考虑过后没有选择发展副业,一方面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启动资金或者忌惮投资回报比,另一方面也是受到场地、政策和渠道等客观因素的限制。

  有影城管理者表示,之前一直有考虑去发展一些副业,但是“总有消息说影院快要复工了,因此也不敢在副业上投入过多成本”,担心影院突然复工后相关投入都打了水漂,或者跨界失败雪上加霜。

  也有下沉市场的从业者感慨称,“在购买力相对有限的县城,影院发展副业的空间没有那么大”。而更多从业者则是对“发展副业”的说法感到十分无力:“员工的基本工资都发不下来,哪有资金去做大副业?”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至于下定决心要去发展副业的影城,实际经营状况也并不理想。

  “调查”显示,开展了副业的影城里,选择最多的几类副业分别是影院场地出租和商品售卖,有部分影院还尝试过组织员工去摆地摊。但在短暂的尝试过后,不少影院从业者都发现,经验、渠道等都是横亘在他们面前的难题。

  “最开始大家都说去库存、卖各类卖品,可是传统电商平台,从价格到品类再到物流,哪项不比影院更有优势?”有影院从业者直言,所谓线上销售更多只是短期的救急,影城做线上售卖的毛利率其实很低,并赚不到什么钱。

  至于场地出租,很多时候是在打政策的擦边球,很难做大。而摆地摊更多则是表达从业者的一种态度,想借此拯救影院并不现实——毒眸了解到的一例成功案例,主要是因为该影院身处商场一楼临街的位置,地理位置较好、能够直接在门口摆摊,可这种条件并非所有影院都具备的。

  因此几个月的自救工作下来,在不放弃影城业务的情况下,真正能够转型成功的影院可谓凤毛麟角,其中有不少还是在疫情前就已经开始布局多元化经营。“调查”显示,所有受访者所在的影城,只有11%的影院在过去几个月里有过收入,且普遍月收入都低于5000,还不够支付员工的基本工资。

  “电影院发展副业真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基本没有什么可做,毕竟都不是自身资源和专业的延伸,得重新规划。况且也没有多少员工来做,(能给的)工资太低了。”北京某资深影院从业者告诉毒眸。

  钱,钱,钱!

  开业无期、副业无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里,影院想要自救几乎没有太多的可能。

  然而当很多从业者试图向外界一些帮助和支持时,却发现并没有那么容易。“调查”结果指出,有74%的受访者称目前没有缓解资金压力的渠道,而明确表示有相关渠道的受访者则只有10%。

  虽然公开报道显示,过去几个月时间里,许多地区都出台了针对影院的扶持政策,但因为涉及到的影院较多、各地政策有所不同,所以并非所有影院都在近5个月里受到了当地的资金扶持——参与了“调查”的从业者里,仅有25%表示其所在影院得到了直接的资金支持。

  近日,有消息称有关部门已经同意退还北京影院2020年已缴的专项资金,此外湖北省外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自2020年1月1日至8月31日免征专项资金等税费。不过这样的消息并没有让从业者很兴奋,由于今年营业时间较短,前者实际返还金额数量极其有限;在影院不开门、没收入的情况下,后者并无太多实际意义。

  “广东之前下发了近5000万元专项资金,用来扶持疫情下影院的发展,但并不是所有地区都采取了类似的政策。”有从业者呼吁,在影院不开门的情况下,减免影院的专项资金、收入增值税等,并没办法起到直接的帮助,还是希望各地能够尽快返还此前的影院专项资金,并落实银行贷款等政策。

  资金压力没法缓解,成本压力同样“居高不下”。即使许多影院已经采取了裁员、降薪等方式来压缩运营成本,可是影院消毒、设备维护和房租物业费等硬性成本却没法压缩。

  有从业者告诉毒眸,即使是在停工期间,影院每3-5天也得开机1-2小时来进行设备维护。而在北京等大城市,一些影院即使是不开业,每个月光是值班和维持消防设备运作,就需要耗费3000元以上的电费。此外,还有氙灯等的损耗、折旧费用。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当然最大的压力来源还是房租等场地成本。

  一位北京地区的影管负责人指出:“2010年前后,影院租金占净票房的比重一般在10%左右,但因为商业广场的发展速度远远比不上影城的发展速度,因此一个好的地段常常会有十几二十家影院在抢,租金自然水涨船高。现在租金比重占20%以上已经十分常见,甚至有的到了50%。”在影院能正常营业的情况下,房租就已经令很多影院喘不过气了,如今没有收入来源,其压力可想而知。

  此前也有报道称,部分地区、地产公司对相关影院采取了租金或者物业费的减免,但表示享受到相关优惠的从业者在“调查”中只占到22%(16%的受访者称所在物业有费用减免,6%表示既得到了当地相关资金的扶持,物业费用也有所减免),而59%的受访者则称没有得到任何相关资金上的帮扶。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目前房租和疫情之前是一样的,还没有任何的减免,最近也在和商场去谈免租方案。”广州的一位影院负责人告诉毒眸。而据毒眸了解,一些影院在减免租金问题上已经和商场方面交涉许久,但争取到的减免力度都相对有限,对缓解影院压力而言可谓杯水车薪。

  还要继续做影院吗?

  要不要继续做影院?无数影院人或许都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近几个月里,除3月末被明令叫停的复工外,大大小小的复工传言还有很多次,每到星期五下午,各种“下周复工”、“下周有消息”、“拷贝已经发下去”的消息就在各类行业群里传播。但除了微信群里的各种小道消息与截图外,多数受访者都向毒眸表示,并没有足够权威的信息获取渠道,凡事都只能靠打听。

  而也是因为信息不够透明,许多从业者对于自己的职业规划都感到颇为迷茫,不知道应该作何选择。有近四成的受访者告诉毒眸,此前曾经收到过所在影院的复工通知,或被要求为复工做好准备,但结果却扑了一场空。

  比起失望,很多从业者更是因此而没法贸然选择各类兼职,因为“不知道影院什么时候就会开业”,需要花费较多时间的工作自然无法纳入考量——受访者里,仅有21%在此前选择了兼职。

  到今年2月为止,年仅22岁的小波已经在影院行业工作两年了。从今年3月开始,其所在的影城就降薪75%,为此小波也曾有过去找兼职的想法。“想找没找到合适的,因为我是放映员,每周必须去公司值班几次,所以有些工作不是很方便。”此外还有一些用人单位,在听说求职者是影院在职员工后,也会有所顾忌,担心其在短期内离职。

  “也不是不想找,我媳妇之前想去找一个兼职的工作,但是找了很多地方,人家都明确表示不要短期的员工。找一个长期的吧,又怕影城哪天突然开业。”秦峰告诉毒眸,现在他跟着朋友做小工来补贴家用,而很多从业者也都处于这种纠结的状态。“这样干吊着,真的太煎熬了。”

  “最熬人的,就是没有时间期限的等待。”在4月的一次采访中,有影院负责人告诉毒眸,当下他和同行们最焦虑的不是电影院何时开门,而是要不要转行。在此次“调查”的“对于复工,您有什么想说的”提问中,被提及频率最高的观点也是:究竟如何才能复工,希望有句痛快话,好做长期打算。

  但正是在这漫无止境的等待中,北京疫情的反复,则让一些原本还抱有期待的从业者,也不得不“认清现实”。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半数裁员、八成降薪,影院人的声音需要被听到


  和此前只有21%的从业者选择兼职来等待复工不同,“调查”中有24%的从业者明确表示已经在考虑转行的事情了,另有17%的从业者称会开始选择找副业来观望。而剩下59%从业者还会坚持多久,是否会始终如此笃定,或许没人能给出答案。

  “因为复工被叫停,所以5月时我就有了辞职的想法。可后来陆续又有消息,说到5月中复工、6月底会复工,我就觉得能再等等。”小波表示,当初是因为喜爱电影才选择去当放映员的,如果不是遥遥无期的等待,他很希望能一直做下去。

  不过在被问到如果有明确的复工时间、但日子比较遥远,他是否还会选择坚持时,小波表示:“假如有,我可以选择坚持下去,等到那天复工的日子。”他表示,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氛围,和同事之间相处得也很融洽。



  “每次收到假的信息都让人觉得很不开心。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就是自己改行,可毕竟有家要养。现在行业被遗忘,只能自己改行。”有从业者在“调查”中表示。而秦峰对此也感到颇为无奈:“不转行实在不行了,再喜欢也得离开,我得先活下去。”

  结语

  大年三十那天,《囧妈》突然转为线上播出,在行业里掀起轩然大波,随后被讨论得最多的一个问题便是“电影院会消亡吗”。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短短几个月后,真正耸立在从业者面前的这座大山,并非是流媒体和家庭影院,而是疫情反复所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

  电影院真的会被彻底取代吗?

  即便眼下很多影院都处在生死边缘,我们仍然相信,电影院不会轻易消亡——在现在的科技条件下,电影院观影所独具的仪式感、大银幕观影所带来的震撼,都是无法被取代的,电影产业需要电影院,电影爱好者们也需要电影院。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电影院和相关的从业者们需要先活下去。

  诚然,疫情的不稳定或许还不足以支持全国大面积的统一复工,可在全面复工与全面停业之间,是否还有别的选择、是否还有别的处理方式,其实仍有很大的探讨空间。我们不赞同一些非理性的表达和呼喊,但同时也坚信数十万基层从业者和大量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的的声音,确确实实需要被听到。

  希望行业能在最难的时候得到相应的帮助和理解,也希望行业能在困境中解决掉一些顽疾;希望非影视行业从业者能用更客观和理性的方式来看到这个行业,也希望电影和电影行业能够挺过这次危机。

  希望我们很快便能在大银幕前重逢。

访客列表

  • 作者号
    2020-06-17
+1
8015°C
沙发哦 ^ ^ 马上

帖子地址: 





上一篇:乘风破浪的不止姐姐,还有5天涨了130亿的这家千亿巨头
下一篇:101模式“统治”综艺圈
目标始终如一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作者号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客服中心

155-7222-225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头条网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