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aidu.com/s?ie=utf-8&f=8&rsv_bp=1&tn=90625304_hao_pg&wd=%E5%A4%B4%E6%9D%A1%E7%BD%91&oq=%25E5%25A4%25B4%25E6%259D%25A1%25E7%25BD%2591&rsv_pq=d52789ac001857cf&rsv_t=6144F3mF%2FBE43TD4LjVmxhTL9O%2BDJzyEbXiJb%2BTG0p2JG336BExm5DGht8z316uuEVDWk9Kl&rqlang=cn&rsv_enter=0
bg

头条网公告:传递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文化动力 助力中国智造中国品牌基业长青。作为互联网大门户,头条网敲定了自己的战略发展定位:传递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文化动力 助力中国智造中国品牌基业长青。几年来,头条网从文化就是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与技巧这一定位出发,不断支持新闻界、学术界揭开红二、六军团长征的乌蒙山回旋战、野马川会议之秘;不断支持新闻界、学术界揭开西南丝绸之路僰人文化之秘,宣传中华生态智慧链,头条网因与其它互联网门户有别所不同的思维公式,受到社会关注的程度越来越高。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对自身文化生命力、创造力、影响力有无坚定信念,关乎民族精神状态和社会精神风貌。 文化自信是中华民族对自身拥有的生存方式和价值体系的充分肯定,关乎国家发展进步的动力与活力,关乎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充分激扬文化自信的强大精神力量。头条网自开办以来,立足于全面复兴中华传统文化,通过不断传递文化自信动力,不断挖掘中华精英文化智慧,服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类社会每一次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与技巧的跃进,人类文明每一次升华,无不伴随着文化这一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与技巧的历史性进步。作为民族的独特标识,民族文化在中华文明绵延几千年没有中断,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上成为独特的风景。在世界上有地位、有影响,不靠穷兵黩武,不靠对外扩张,古往今来,中华民族靠中华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和吸引力,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以理服人、以文服人、以德服人,既坚守本根又不断与时俱进,保持了坚定的民族自信和强大的修复能力,从而使中华文明绵延至今。今天,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必须恢复我们的文化自信。民族的复兴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头条网深深地认识到这一点:只有在有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下,才会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中华民族精神力量的不断增强,中华民族才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没有中华文化的繁荣昌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立在文化自信和价值观自信基础上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文化的吸引力、影响力不断扩大的过程,是中国的文化观念、价值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广为世界接受和认可的过程。这个过程,才会使得我们的综合国力不断增强。文化自信是民族复兴的灵魂所在, 一个民族的强盛,需要有共同的精神追求和文化理想。只有坚定文化自信,才能坚定对中华民族和中国共产党奋斗发展的历史根基、主体权利和文化理想的坚守,才能不断取得当前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新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坚实基础。因此,头条网坚持主旋律,宏扬正能量,大力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国家的法律法规,坚守服务发展,不断发出坚定文化自信的好声音。放眼看世界,中华文明是唯一没有中断而延续至今的文明。这一民族复兴中的历史根基地位,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价值根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有价值理想和文化魅力的伟大事业,中国共产党是有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的伟大政党,其所建构和追求的理想是对中华民族“天下为公”“和而不同”“协和万邦”等优秀传统文化的合理继承,是对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承诺,也是对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正心诚意和务实推进。由此而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超越了西方中心主义的价值偏执与文化局限,让中国的发展获得了能够推动人类社会进步、实现人类美好前景的价值和道义的制高点。文化自信是民族复兴的历史根基,坚持历史客观性,有利于形成正确的历史观念和历史认识,为中华民族的发展进程确立合理的历史逻辑,维护国家或民族自身利益。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建构起来,在新中国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在近代以来170多年的民族发展历程中、在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传承中建构起来的文化自信。靠中国人自己的奋斗、创造乃至牺牲所积淀形成的,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选择和实现自身发展道路、坚定追寻民族复兴历史前景上的主体地位和责任担当。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离不开文化自信的磅礴力量和坚实支撑。当今世界,不同国家之间的综合国力竞争,说到底是文化的竞争;在社会及其日常生活领域,凝聚共识引领思想,在于文化凝聚和文化引领。文化自信为实现民族复兴提供凝聚共识的巨大力量。我们正在迈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正在进入观念创造和共识凝聚的过程。面对一个利益多样、观念多维、价值多元的社会,推动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大发展、大传播、大融汇、大创造。在思想文化空间高速扩展和思想观念多元多样的时代背景下,只有立足于文化自信,搞好互联网平台的软实力建设,才能在全球化不断深化,面对近代以来西方中心主义及其文化霸权扩张长期占据人类历史和世界秩序中心位置的现实境遇之下,在党的领导下,更加积极地展现出中华民族具有主体性的文化形态和价值理念,构筑起以中国道路、中国理论、中国制度、中国精神、中国方案、中国规则、中国智慧等为内涵和标识的中国文化软实力的互联网长城。使中华民族优秀的价值理想和文明形态,成为引领世界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价值理念,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的强大精神动力。正是因为我们有了以上的认识,理清了思路,找准了方向,近几年来,先是不断支持新闻界、学术界揭开西南丝绸之路僰人文化之秘,服务西南丝绸之路的历史复兴,又于今年开办了“一带一路”、“三农”、“中华山水”、“互联网”等专题频道,受到全社会的欢迎程度越来越高。头条网正在成为服务中国“一带一路”,不停宣扬中华民族文化自信,传递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文化动力 ,助力中国智造中国品牌基业长青,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停努力的互联网影响力公众媒体门户平台。
发新帖
优秀作者

蒋顾问

铭宇维权

大和法援

美人膘膘

玄胜苏莹

玄胜九歌

千援法援

河海

分析师李争青

康健

玄胜秦言

德本

下雨不穿衣服

掌投科技

南柯一梦

万达维权

律令王圣

惠诚援手

点滴生活

易舟康

李浩彦

信德维权团队

廖金财

精品都给人们

重庆乾缘堂

开启左侧

连看六季《奇葩说》,我很抱歉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22656 0
  《奇葩说》一直看到第六季,都没有变成“更好的自己”,硬糖君觉得自己这个人吧,有点不受教。这么好的知识、这么好的观点,我却倦了,我应该抱歉。

  新一季《奇葩说》,上来就满是火药味。李诞说罗振宇搞“传销”,罗振宇说我们销的是薛兆丰的《经济学讲义》,薛兆丰接梗:“只要流出金字塔外,都不叫传销”,剩下蔡康永和马东在旁边咯咯咯地笑。

  

  起于脱口秀的包袱,转换于罗振宇式的甩锅,结束于薛兆丰正经八百的科普,大家都是“和气生财”来的,哪里会真介意玩笑?

  为迎接金主的双十一,马东不仅推后定档,还把小狗佩在身上。罗振宇满口某APP,直言自己是来“选人”的;倒是李诞,一口气带了公司的几个脱口秀演员来捧同行的场。

  都是靠“嘴”吃饭,行业寒冬自当“抱团取暖”。导师们把赤裸的目标写在脸上,倒也不用借高晓松的扇子遮面了。而选手这边,老奇葩满脸焦虑,写着“我不想被淘汰”。新奇葩志在必得,恨不能改换新天。

  革新赛制的《奇葩说》,似乎终于听到了这几年的呼声,这次新老奇葩都要从头赛起,看谁还指责“小团体主义”。虽然有“新奇葩一杠,老奇葩两杠,BBKING三杠”的权重之差,但我们也不能指望节目“吃大锅饭”。

  做到“表面公平”,已算进步。千呼万唤的改革,聊胜于无。杨奇函每天夜里问自己:“我今天又博学了吗?”每次打开新的《奇葩说》,硬糖君也会顾影自问:“我变成更好的自己了吗?”

  每当在《奇葩说》里学到新词和新价值,就会不自觉投射在“自我反思”上,从而敦促自己。这种“靠综艺自强”的心理,本质上,是我们出于防止本体性焦虑而对认同的主动寻求。亦即我不是一个人,最起码还能在奇葩们身上找到共鸣。

  

  然而寒来暑往,硬糖君并未因为某个“高大上的议题”而改变。希冀《奇葩说》为人生指点迷津,和父母在家狂买保健品如出一辙,都是缘木求鱼,奢望所托之物超越它本身的价值和精神力。

  应当说,主动革新并且被主流话语收编的《奇葩说》,是一档足以消闲的综艺。“世界中心呼唤爱”的陈铭,从不被待见到上一季夺冠,充分说明了节目“归正”的迫切需求。但如果,我们要想它回到最初“锐利如新”的样子,怕是再也不能了。

  渴望一份真感情

  老人坚守,新人补位。当“山西林志玲”小黑,甩出“明明白白我的心,渴望一份真感情”当作论据,第六季的场子算是“预热”了。还是熟悉的“段子中间夹论证”的配方,不同的是使用者变成了新奇葩。

  

  那老奇葩呢?当然是要进步。大王将自身经历融入辩题,嘲讽了自己逢迎聪明人的辛酸,表达了改变的决心。短短三分钟,她的情绪转换之完整,宛如一部微缩的“周星驰电影”。其套路就是以“小人物”的姿态不断自贬和碰壁,在反复的质疑和失望中,追逐“大梦想”。

  这种典型的戏剧冲突,被大王拿捏得恰到好处。前面的“纯K吃回扣”包袱打得响亮,后面的“想变高智商”情感牌又眼泪汪汪。她巧妙的避开了“变成一个高智商的讨厌鬼”的辩题,暗中偷换成了“我努力想要变聪明但不得”的故事,最终完成了《奇葩说》最受欢迎的“煽情中间夹辩题”。

  老道如蔡康永,终究看出谁在玩《聊斋》。他对大王说:“你太知道用什么样子观众最喜欢你了”。大王说她不想再走装傻撒泼的路子,而肖骁也和曾经的“妖艳贱货”挥别。迈着慌张的步子,背着精心准备的稿子,他掀起了个人的情怀主义巅峰。

  

  海贼王引入,将人们的离开比作一场粉色的雪,论证“救回爱人按钮”的“道德绑架感”。中间还穿插着个人风格明显的punchline:“它要问我的是能否救回最爱吗?它要问我是否能接受别人的离开”、“要到外面的世界去打怪,目的地是星辰和大海”。每到动情处,便是老奇葩们的泪目和观众的惊呼。

  肖骁的动人,离不开《奇葩说》这个有魔力的场域,更离不开那些认识他的朋友。黄执中在第四季下了一场六月雪,肖骁在第六季下了一场粉色雪。

   v2_1572611432361_img_000.jpg

  你们下得这么认真,薛之谦不来实在可惜。这个舞台,逻辑和段子从来不是最重要的。观众要的是共情,要的是庸碌生活外的一丝悲悯,哪怕这种悲悯是被刻意制造的。

  大王和肖骁与其说是“成长”了,倒不如说他们更懂观众了。观众怎么会不喜欢励志呢?但用个性的泯灭和趋同,去媚合逢迎节目,等同于亲手杀死“过去的自己”。如果真有第一期的按钮,硬糖君倒希望救活过去的他们,那个跌跌撞撞不知讨好的“最初”的他们。

  总的来看,新老奇葩形成了一种“宿命轮转”。老奇葩过去注重段子,后来转向煽情,而新奇葩初来乍到又捡起包袱,视若珍宝。在《奇葩说》这个“意义系统”中,新老奇葩通过比赛完成思维意识的觉醒和转换,最终构建出“票数最大化”的价值体系。

  没人真的改变《奇葩说》,但总有人被它规训、降服、锻造。

  脱口秀也有春天

  

  首期,《奇葩说》打出了“脱口秀也有春天”的小旗帜。赵有成被东北局部网红李佳芮击退,含泪直言“太难了”;程璐用夫妻段子打开市场,终于找到了脱口秀的辩论感。一走一留之间,李诞溜了员工,马东多了新人。

  辩题“感觉别人对我有点意思了,但对方突然变冷,我要不要热情起来”。程璐说“你热了,我冷了。你冷了,我又热了。你们两个是什么,暖宝宝吗?”包袱破题,接下来的夫妻梗也颇有笑果。“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联系我老婆了,我想她现在也应该对我有点意思了。”

   v2_1572611432391_img_000.jpg

  好玩的是,思文在《脱口秀大会》讲老公程璐,程璐在《奇葩说》讲老婆思文,你们这是“一梗双吃”啊。看来泛谈话节目之间没有次元壁,只要脱口秀演员掌握逻辑,还是很容易在《奇葩说》吃开的。

  不过,这几年的《奇葩说》和《脱口秀大会》都存在“议题极化”的弊病。仅以第一期来看,异地恋女友要我搬家、闺蜜抢男友要不要绝交、要不要复活最爱的人,情感辩题依旧满天飞。

  而当我们把前五季的108个辩题(不含被下架敏感辩题和BBKing之争的两人辩题)做统计,会发现单季节目中情感议题通常会超过50%。虽说情感题安全又容易共鸣,但它们的泛化同样是节目的困境。

   0?wx_fmt=png.jpg

  对于综N代而言,过度的重复议题是对观众认知的轻视。从第四季开始,“又是情感题,不想看了”的讨论明显增多。但除了情感题,类似“正确的废话要不要说”等题目似乎更加无聊。

  以巴赫金的狂欢理论来看,《奇葩说》用玩笑和仿讽足以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无论辩论多激烈,导师一旦介入调侃 ,辩手便会迅速接梗,努力制造笑点。段子式辩论、揭短嘲讽、公开互怼一直是节目的拿手好菜。

  但固有的语境和模式,难免会让观众心理脱敏。这个节目是如此“固执”,以至于夸人是那么词穷。

  选手煽情时,大家泪眼朦胧得说“太不容易了”;新奇葩讲得一手段子,老奇葩点头“我好喜欢他”;导师点评时,大赞“今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XXX”。都说喜剧有路径依赖,但是蔡明老师都比你们有花样好吗?

   v2_1572611432459_img_000.jpg

  更严重的系统Bug,是《奇葩说》选出的奇葩越来越趋近于几款模板。女的,得有一点撒娇卖泼的汉子风,懂得自嘲更是上品;男的,得凌厉中带三分娘气,这样你的表演才更有戏。小黑就是傅首尔选出来的,据她回忆:“当时前面好多人都不行,他一出来我就被逗笑了。”

  这也难怪,上有所好,下必有效。傅首尔这样的优秀员工,选出来的新奇葩会不会打架不知道,那段子必须讲得好啊。

  就像命题作文一样,《奇葩说》刻板化的“选人体系”,最终只能选到它“需要的奇葩”。

  世界中心呼唤爱

  

  毛冬调侃父母乱买保健品,难道去怪“看不见的手吗?”连黄执中都说“这个梗可以”。其实,《奇葩说》的背后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

  斯图亚特·霍尔把大众文化视作支配集团与被支配集团,相互斗争和妥协的场所。《奇葩说》的这两股力量,分别是主流意识形态的堡垒——官方,与非主流意识形态的游击队员——节目方。

  一方面,是节目方拓宽综艺边界的努力。另一方面,则是官方对主流价值的维护。在经历初期的野蛮生长后,新锐的辩题逐渐招来“制度”的目光,节目方不得不作出妥协。

  第五季的陈铭是《奇葩说》的拐点。正是在他身上,官方找到了主流意识形态强辩且合法的代言人。

   v2_1572611432485_img_000.jpg

  在“键盘侠是不是侠”播出后,《人民日报》的官方公众号转发陈铭在节目中的言论以批驳网络暴力,这一耐人寻味的举动是对节目明显的收编。

  同样是在第五季,“学院派”的堡垒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固。“旁门左道”的新奇葩们无法突围,詹青云、陈铭、庞颖等学院型辩手的强大显示了抵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学院稳固,野派式微,是一种基调的转变。第一季确立的全民狂欢精神逐渐冲淡,学院派辩手和专业型辩手联合组成了一道“奇葩铁幕”。

  这一季《奇葩说》主打“人物弧光”,在叙事中展现性格、能力、价值观等变化轨迹。罗伯特·麦基将“人物孤光”视为剧作中不可缺少的处置技巧,因为它们更易让人产生情感投射。肖骁和大王的成长线,无疑表征着节目的“叙事深化”。

   v2_1572611432520_img_000.jpg

  然而,叙事深化也意味着节目不断去除杂质,回归大众“审美”轨道的过程。《奇葩说》最初的所谓成功,和它对所谓固有审美期待的突破有很大关系。但改版和加强叙事,大概也意味着对传统的回归,这本身是一个创新与固守的悖论。

  换言之,《奇葩说》曾因为奇葩而好看,它变得“不那么奇葩”之后也就魅力大减。叔本华曾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里阐述过“第三种悲剧”:

  这种悲剧当中的不幸,仅需由剧中人物彼此地位和关系造成。任何冲突的安排和宿命的渲染都刻意且多余。即便所有角色都只处于普通情境,矛盾灾祸甚至毁灭也将自然地发生,旁观者却不能说他们当中到底有谁做错了。

   v2_1572611432542_img_000.jpg

  虽不至如上述情形般吊诡,新一季的《奇葩说》倒也真是颇具这“第三种悲剧”的风范了。它一直努力向好,但有些冥冥却无法控制。


+1
22656°C
沙发哦 ^ ^ 马上

访客列表





上一篇:从2463部直降到438部,网络电影减量提质进行时
下一篇:林俊杰就医发现患上手足口病,嘴里长满70多个溃疡仍坚持开演唱
目标始终如一
*滑动验证: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客服中心

155-7222-225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头条网X

〖意见反馈〗

尊敬的用户您好!我们非常感谢您的支持,真诚的希望得到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以便我们更好地完善我们的服务...

点击反馈意见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头条网热线
155-7222-2258
微信扫一扫
添加
头条增广见闻,用户创造价值! 登录 入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