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发新帖
开启左侧

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响起美妙的芦笙声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推荐给好友]
30347 0
本帖最后由 前沿时报 于 2018-2-3 23:53 编辑

■李才武

这是乡间,我的家乡夜郎古国中央大城柯倮洛姆核心城区——贵州省赫章县,一个生养了我和许许多多和我一样有着青春和梦想的伙伴们的地方。小时候,我只知道她叫赫章,和一衣带水的威宁、纳雍两县,同属“纳、威、赫,去不得”,在贵州被人视作极端贫穷、落后之地。那个时候,离乡背井来到城里读书的我,看着坐在我前排的那个城里生长的女孩,莫名的就感到自卑。尽管我的作文写得还算好,有几次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课上颂读,但来自穷乡僻壤,却总是被城里的同学瞧不起。

就这样莫名的离开了那座城,后来也莫名其妙的做了记者。命运的曲折,使我多年来流连于家乡的山山水水,在“纳、威、赫”的乡村风景里,苦苦觅渡人生。

下雪了,就要过年了!这些年来,家乡的雪好像下得越来越少。有的年份,星星点点的雪,就那样伏在乡村的瓦屋和竹林的旁边。和雪一样少的,还有乡邻们的亲情。2007年那场暴雪之后,我就很少看到乡村的瓦屋和竹林旁边那些懈意的雪景。再后来,瓦屋和竹林也少了,乡间变得越来越洋气,楼房和院坝里的面包车,简直就没有了过去下雪时的那种诗情画意。我家的瓦屋,后来也不复存在。在新建起的住房不远处,惟有一块菜园,还隐约让我能够看到童年、青春和雪。雪都到哪而去了?春节过后,时不时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飞雪,突然就盖在已经盛开的樱桃花的上面。樱桃是家乡的第一枝春果啊,每到这时,看到樱桃树上那洁白的花骨朵上沾了寒冷的飞雪,我就在春去春又回的憧憬里,感受苦残的花季。青春和梦想渐行渐远,在乡间的飞雪中,歌、诗、云、画和音乐,还留在我的心间,像一滴滴山崖旁苦竹丛根部润土滴落的水。

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响起美妙的芦笙声

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响起美妙的芦笙声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02年以来,我的家乡柯倮洛姆的价值渐次被发现。作为“纳、威、赫,去不得”的第三位地方,赫章阿西里西•韭菜坪打造云上花海成功。而贫困的家乡,在历史文化的背景里,其历史的厚重是那样的让人感到震惊。在世界上最古老的中国西南丝绸之路上,赫章,作为彝文古籍所记载的“柯倮洛姆”这个夜郎古国中央大城的核心区域,她的命运坎坷,在贵州,居然沦落为“去不得”之地,与柯倮洛姆两千多年的命运沦落相比,还有什么比她经历的苦难更多,为时更长?在彝族铃铛舞和苗家的芦笙声里,我听到了幽怨和久远!

柯倮洛姆奠定了西汉汉武盛世的辉煌,是一座极为重要的西南丝绸之路上的转折之城。公元前135年,在精明的四川商人引路下,唐蒙沿四川商人偷运枸酱之路,经重庆、四川,从云贵桥一带的仡佬河边的竹索桥上跨过洛泽河天险,进入了我的家乡柯倮洛姆。在柯倮洛姆,唐蒙见到了夜郎君主多同,自此,汉武开疆,建设了夜郎道上的西南丝绸之路。中国历史上的汉武盛世,居然开始于柯倮洛姆。公元前112年,夜郎王多同到西安后,益那悲歌,再也没有踏上柯倮洛姆的土地。何处寻找夜郎王印,在司马迁所著的《史记•西南夷列传》里,飞雪的声音一次次响起!

这是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一场由文化碎片飞舞而起的雪。在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里,在那些落漠的日月里,作为柯倮洛姆后世的子民,在《史记•西南夷列传》和彝文古籍的青辉里,我端坐在家乡的阿西里西河畔,点燃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寻找《史记•西南夷列传》里潜藏着的巨大文化智慧,我找到了唐蒙进入夜郎的学界共识“巴符关”的重大失误,从西南夷老祖宗的竹崇拜的历史印痕里,我找到了两三千年前的竹索桥,还有“僰道”。从那张一比一千两百万的中国地图上,根据对《史记•西南夷列传》里记载的“同师”的精准破译——今云南保山,“棣榆”——今云南大理,还有“嶲”,今云南楚雄云龙,根据《史记•西南夷列传》里西南夷众多古国地理位置的记载表属,还根据2012年以来我对乌江上游的实地踏访,我找到了北盘江就是神秘的牂牁江,拉桩定位,牛栏江以东的云南省昭通市部份县区,“去不得的“纳威赫”,还有七星关区,就是“神秘消失两千多年”的夜郎古国。而我的家乡,居然就是柯倮洛姆这个夜郎古国中央大城的核心城区。

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响起美妙的芦笙声

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响起美妙的芦笙声

从西南夷共享的竹索桥上,跨过雄关险道的夜郎,柯倮洛姆的铃铛舞跳起来,柯倮洛姆美妙的苗家芦笙声响起来。中国三大神秘古国“楼兰、大理、夜郎”之一的夜郎,就在我的家乡,古夜郎神筰文化传承千古的贵州赫章。

今天,夜郎古国渐渐复活,拿什么感动家乡的父老乡亲?在夜郎文化碎片飞舞的雪景当中,站在柯倮洛姆历史烟云的竹索桥边,我在聆听中国土家歌王野马——许艺舟先生的演唱,《我在夜郎遇见你》,柯倮洛姆的盛景如樱桃花海开放:那殷墟之上的圣地,那传说之中的夜郎,他燃烧火把到天亮,她唱起酒礼歌心花放······家乡才是我们的根。我的柯倮洛姆,这些年我一直为她而落泪,在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中,我落的泪,它就是阿西里西韭菜坪大山上那茫茫无际的天上石林下方万亩夜郎竹海滋养千古的无穷无尽的竹根水,千秋万古、潜滋暗流,奔向乌江。

在殷墟之上的圣地,在传说之中的夜郎,在柯倮洛姆的第一场雪里,响起美妙的芦笙声。







上一篇:PGone引公愤!不尊逝者姚贝娜,遭其生前经纪人怒怼,嘻哈精神?

访客列表

+1
30347°C
沙发哦 ^ ^ 马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精彩推荐

更多

热点动态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客服中心

头条客服
在线咨询
头条热线
155-7222-2258
微信扫一扫
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今日头条》你关注的,才是头条! 登录 注册头条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